首页 > 应急案例
游客安全大于保密协议
来源: 北京日报     日期: 2017-01-25

  近日,上海迪士尼游乐园的一个游乐项目发生故障,游客被悬在空中半个多小时。事故发生后,上海迪士尼游乐园并没有公开故障发生原因,而是通过给每位遭遇事故的游客补偿一张游乐项目的“快速通行证”来处理该事故。据报道,上海迪士尼游乐园称与一些游乐设备生产商签署了保密协议,不能公开游乐设备相关信息。

  主客观作用下事故发生

  游乐园中的游乐项目因其更高、更快、更刺激的特点,迎合了现代人的生活追求而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但是游乐设施的危险性也伴随其刺激性而生,使游乐设施的安全性受到重大考验。

  我国1994年颁布了第一部关于游乐设施安全的规定《游艺机和游乐设施安全监督管理规定》,2001年实施的《游乐园管理规定》详细规定了游乐场所的规划建设、备案登记、安全管理及法律责任等内容,2002年安全生产法将大型游乐设施纳入特种设备目录,2003年颁布的《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规定了游乐设施的制造、安装、维修、使用、检测等内容,2014年实施的《大型游乐设施安全监察规定》中明确了大型游乐设施运营使用单位对使用的大型游乐设施安全负责。可以看出,我国对游乐设施的相关法条规定是比较丰富的,但是当下游乐园安全事故仍然频发,究其源头,是受内外因作用导致的。

  主观方面,游乐设施的安全问题主要集中在游乐设施的设计、制造和管理三个方面:一是国内的游乐设施在设计上主要追求刺激性从而更有市场,更快实现盈利,但是缺乏人性化因素考虑,例如不同年龄层、不同身体状态等因素在设计时没有区别对待;二是一些没有生产资质的厂家违法生产游乐设施并出售,产品质量不过关,导致游乐设施安全性能缺乏保障,使用过程中存在隐患;三是游乐设施经营者管理不善,没有依法进行游乐设施安全使用警示,没有定期维修检查各种设施是否正常运行。

  客观方面,游乐设施属于机器设备,其性能受使用周期和使用年限的限制,自身会产生无法避免的故障,需要人工定期维护,将设备故障引发的损失降至最低。

  游客安全包含两层含义

  发生事故后,上海迪士尼游乐园以签订保密协议为由拒绝正面回答事故发生原因,这种做法显然忽视了游客安全。“游客安全”有两层含义:一是游客的“安全感”,二是游客的“安全状态”。游客的“安全感”是游客体验游乐项目的放心程度,如果游客对游乐设施发生事故抱有畏惧之心,加之经营者缺乏合理解释和引导,则游客不会尝试体验游乐项目。游客的“安全状态”需要游乐园经营者用定期检查游乐设施性能和运行状态的实际行动来保障。上海迪士尼游乐园发生事故后,应当及时公开事故原因、主动查找问题并解决问题,才能营造游客“安全感”、保障游客“安全状态”。

  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章规定了9项消费者的权利,包括安全权、知情权、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求偿权、结社权、获得有关知识权、人格尊严和民族风俗习惯受尊重权、监督权。依据消法的规定,游乐园经营者应当依法在游乐设施上标注使用说明和注意事项等知识,指导游客理性消费。游客作为消费者,在参与游乐项目过程中,其人身安全与财产安全依法应当受到保护。当游乐设施发生故障后,游乐园经营者不得隐瞒实情,应当告知游客事故发生原因,及时公开故障内容等信息,不能仅以该内容与厂家签订保密协议或以商业秘密等排除游客的知情权和安全权。在商业秘密与公众知情权两者存在一定冲突时,笔者认为应当坚持平等协商、诚实信用原则,综合考虑两者的利益平衡而做出取舍。公众对于商业秘密的容忍是有一定合理限度的,如果损害达到了比较严重的程度,特别是侵害到公众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时,那么显然应该首先保护公众知情权。如果游客的人身权或财产权遭受损失,依法享有求偿权,可以要求游乐园经营者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

  延伸阅读

  游园应注意保留现场证据

  笔者认为,可以从四个方面进行权责界定,从而提高游乐设施安全使用水平,保障游客的合法权益。

  一是游乐园经营者要建立游乐设施信息公开体系,告知游客大型游乐设施的级别和工作原理、游乐设施的生产商、生产日期、维护周期和检测情况等信息,保障游客的知情权、选择权和监督权。

  二是监管部门应在游乐设施的设计和制造环节把好“质量关”,严格限制不符合设计要求的游乐设施,坚决查处不具备生产资质的厂商,对照法条内容对游乐园经营者履行执法职能。

  三是应引入第三方保险机构处理游乐园安全事故,能够及时补偿被保险人或受害人的损失,尽快消除事故影响。

  四是游客在参与游乐项目时,应主动了解游乐设施的注意事项和安全保护措施,自觉遵守乘坐游乐设施的规则。一旦发生事故,要注意保留事故现场证据,以便跟游乐园经营者提出赔偿要求时使用。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